绝版西游记6年拍25集,片酬只有60元,是四代人记忆

一台摄像机,片酬90元,6年雕琢25集,老西游为何成为四代人记忆。

昨日(4月17日)上午,86版《西游记》女导演杨洁,被证实于4月15日去世。

剧中的师徒经历了八十一难,背后的故事却是一个没有太多电视剧拍摄经验的女导演,整整6年,每集只拿90块,扛着唯一的摄像机,带着上百人的剧组,行了十万八千里路,走遍了大半个中国,还差点坠入悬崖。

中国历史上第一部魔幻神话电视剧,就是这样诞生的,它甚至缔造了接近90%的收视率。

70、80、90,甚至00后,代沟被《西游记》轻轻跨越,成为所有中国人的最美记忆。

其实看看如今的圈钱雷剧就完全理解观众们为何不高兴了,你拿着上亿片酬,还一直给我看替身的背影,请问这是逗观众玩呢?还是逗观众玩呢?

回顾老西游拍摄历经的八十一难,我们开始明白何为“演员”,何为“艺术”。

6年片酬2500元,伙食费一天5块

《西游记》的摄像师唐继全说,当时剧组不分主配角,伙食费一律每天五块钱。那会儿广州一碗饺子有6个,卖两块五,女演员都吃不饱。杨洁拍一集拿90元,她就自掏腰包请大家吃饭,拍戏是苦差事,饿着肚子怎么行呢?

唐继全拍摄《女儿国》

有时候拍戏到凌晨,大家吃个夜宵吧,杨洁导演就给每桌加两瓶啤酒,得,在电视剧里去天庭喝过玉露琼浆的美猴王,得知有啤酒喝竟然乐得都蹦起来。

是演员没钱吗,干嘛“压榨”导演?《西游记》的片酬标准:最开始“义务劳动”,一分钱都没。后来是每集最高90元,最低30元。

猴子和八戒高点,拿80块,沙僧演9个角色,拿60块。后来猴子涨价了,拍摄6年,得片酬2500元,月薪不到35块。而1988年全国农民的人均纯收入是545元,瞧瞧,《西游记》剧组竟然拉了人民的后腿。

连饭都快吃不上了,拍戏就更麻烦。

《西游记》82年开拍的,到86年拍了15集花费300万,上面却不给钱了。剧组傻眼,只好自己找投资。

但还有要求:找来的钱算是借的,不能是投资。

虽然剧组运气不错,向铁道部借了这笔钱。

但是借西游记带火了的景点,竟然开始向剧组收门票,加上那个时候物价也上涨,没办法,本来30集的《西游记》硬是被砍到只有25集。

看看现在呢,横店拍戏的某些剧组,人家是先发明星餐,再发明星助理餐,最后轮到剧组的工作人员。看,有钱了,就得讲排场,分出个三六九等,我一个前呼后拥的明星,怎么能跟你们这些苦哈哈的工作人员吃一样的饭呢?

而且有时候咱们也不能骂我们现在的电视剧五毛特效,你想想啊,一部剧投资2个亿,主角片酬就拿走1.5亿,你让导演和编剧怎么办?只能怎么省钱怎么来,他们考虑的是,反正是商业化运作,短线赚快钱,骂的人越多越好呢,只要有流量、保收视率就行呗。

当然,市场上也还是有良心之作得,比如《人民的名义》投入1.2亿,演员总片酬4800万,陆毅看到这样的剧本和一批老戏骨低片酬接戏,就按自己市场价的一半进了剧组。

当然,我们不是说演员高片酬不对,但能不能适当考虑群众的眼睛,被作品亮瞎了怎么办?

六小龄童差点摔死,拿生命在拍戏

既然片酬钱拿得少了,那拍戏是不是能舒服点呢,不能又让马儿跑,又叫马儿不吃草吧。但《西游记》剧组可不是这样的。

拍摄之前,我们内地是没有吊威亚这个概念的,但齐天大圣无论如何也得飞起来呀。导演杨洁就跑到香港去学,才懂了威亚。

但又回归到本源问题:剧组穷,设备很少只能反复用,吊威亚的绳子都磨细了。就这样,师徒四人照常拍,全部都从威压上摔下来过。

孙悟空和猪八戒是吊得最多的,掉下来是常事,每次一旦正常落地,两人就要击掌相庆,“猴哥,今儿不错,又捡了一条命,拍个照纪念下”。

1985年,剧组拍一段太白金星招安孙悟空的戏,需要大圣凑的一下飞上天,速度得快。结果那是个下坡路,拉绳的人方向跑错。六小龄童刚飞上天,就直接从六米高的空中摔下来,地上扬起一阵灰。

大家忙凑上去喊他的名字,他只“哼”了一声,还好,还活着!动作指导是练过的,背着六小龄童就上了汽车,送去医院救治。

再看看现在呢,某些演员身家上亿,拍武戏用替身能理解,毕竟得为自己和家人考虑。但一个个身娇肉贵,不下水,不见阳光,拍戏嘴里嚼着口香糖,是什么情况?是全指望着那副好皮囊挣钱吗?

成龙为什么是顶级影星,为什么大家愿意花钱看他的电影,他很多关键的精彩镜头都是本人实打实真上的。

之前还有新闻爆料,某当红小鲜肉使用倒模+人皮面具,看看这黑科技,拍戏不用真人上,假人即可。演员宋佳还评论了,“最后发现(倒模+人皮面具)比真人演得好”。

我觉得以后这些演员冠个名,躺家里收钱就好了。

看过一篇文章《编剧宋方金“卧底”横店带回一线实录: 表演,一个正在被毁掉的行当》,其中有句话,我印象很深刻

“ 演员不就说了嘛,他应该是跟男一号武打,结果被他过肩摔的是麻袋。一部戏拍完,终于见到了男一号。”

台词问题更别说啦,当年章子怡拍《艺伎回忆录》英文不好,硬是背熟了台词,可现在有些女演员呢,不记台词直接念数字。

讲道理,演员挣多少钱都行,全程冷漠脸也忍了,可至少让大家瞧瞧你长什么样吧。吃着这碗饭,却明摆着欺负吃瓜群众,是否应该学习《演员的自我修养》?

师徒四人做苦力

既然钱少难保命,那是不是环境得舒服点?咱们看看《西游记》的拍摄地,有很多风景名胜。北戴河、九寨沟、黄果树瀑布、桂林、长白山,游山玩水,很不错嘛。

可是要知道,为此《西游记》剧组还被告状,说不在摄影棚拍,非要出去玩乐,浪费!可笑的是,那会儿很多所谓的名山大川,都是没怎么开发的荒地。

《误入小雷音》那一集,拍摄地在九华山,那儿只有成片的破庙和废墟。去张家界时,路断了,好么,一群人全部爬山。导演杨洁就在一次取景中,差点儿从悬崖跌下去。

其实,正是因为有了《西游记》,很多风景名胜才为人熟知,才不断开发,《西游记》把这些资产盘活了。

剧组的主配角都一样,师徒四人一没有助理,二没有保姆车,搬道具的时候为了省钱就不雇小工,都是演员们把道具装满几个火车皮。

到山里拍戏,车进不去,大家就肩挑手扛,把机器运进去。

而且为了减少龙套的经费支出,经常是一人分饰多角,沙增闫怀礼在剧中演了整整9个角色。

说来惭愧,剧组从始至终只有一台摄像机,摄像王崇秋为啥接这份差事,因为杨洁导演是她的妻子,两个人抛下家里10岁的女儿,跟着剧组天南海北折腾了6年。

有回沙僧吊威亚摔下来,当场就把王崇秋砸晕了。

杨洁夫妻拍摄外景

其实剧组也不是守财奴,为了搞出特效,曾特地买一台美国机器,但是发现用机器拍出来的人都是扁的,开始以为是自己没学会弄机器,后来才知道,机器是少装了一个软件,因为要价5万美刀,买的人舍不得。于是中国最早的抠图师诞生了。

这让我想起现在的某个剧组,他们很有钱,请了两位当红鲜肉,结果等要拍戏时,大家都得等着他们,因为双方在较劲!凭什么你比我晚到。

等两人到了后,谁也不下车,剧组要跟双方反复沟通,约定一起下车的时间。

你们拿钱是拍戏,不是拼排场,耍威风吧。刘德华拍戏的时候怎么样,跟大家一起吃盒饭,对剧组的人客客气气

有血性、有风骨的女导演

还记得“登登等灯,凳等等凳”的片头曲吗?就是这样的经典音乐,当年因为用了电声,被视为庸俗,当时不打算采用,放在那个年代,不是不能理解,《西游记》毕竟是古代的名著。

然后作曲的许镜清就跟杨洁导演说了这件事,杨导气得不行,当场取纸笔写信,最后一句是:

如果艺术上不让我负责的话,那我拍完以后,所有的后期就不管了;如果艺术上让我负责的话,那就不要管音乐的事情。

在她的争取下,我们这才听到了这段最熟悉的旋律——《云宫迅音》。

▲《西游记》片头曲

而《敢问路在何方》这首歌更是杨洁的内心写照,蒋大为试唱的版本被送到她那里,听完后,这个脾气硬、不低头的女人当场就落泪了。这首歌虽是写给师徒四人,可6年的“一番番春秋冬夏”,又何尝不是杨洁导演的“一番番酸甜苦辣”呢?

什么是演员,什么是艺术?

我们也不否认:鲜肉和女神的片酬动辄数千万甚至上亿,是有道理的,存在即有合理性,而且他们确实能带来流量,保障收视率,广告主对效果很满意,投资方也赚得盆满钵满。在这场生意中,除了有些观众的眼睛有些痛苦,没谁不高兴。

三十多年前的《西游记》也不是做慈善,可那批演员却和导演、工作人员一起吃大锅饭,一起做中巴车,一起扛道具,没有文替武替,却拍出了传世经典。

因为,他们懂得吃这碗饭,就要对得起荧幕那头的观众,诚然,能不吃的苦当然不要吃,但到了要付出时,都不会缩在后面。

因为他们懂:赚钱可以,但不能讹人。

他们知道自己的名字叫“演员”,不叫“明星”。

三十年前,是演出了名气以后才成了明星。而三十年后,是得到了名气,明星轻松的变成了演员。可大家要看的是真人的正脸,不是替身的背影。要看的是有情感的人物,不是从始至终一副面孔。

为什么《西游记》能火30年呢?杨洁导演在《鲁豫有约》说:

因为我们是在搞艺术,我们没有为钱,没有为名,没有为利,没有为奖状,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奖状,但大家没有一个人叫过苦。

拍戏是一场生意,但更是艺术的修行,戏里的角色经历八十一难,戏外的剧组也走了同样的路。

90元片酬买不到替身背影,却买得到4代人的回忆。

精彩评论:0

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

评论成功

评论失败

热门文章HOT NEWS

订阅 "百家" 频道,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

 

百度新闻客户端

  • 扫描二维码下载
  • 订阅 "百家" 频道
  •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
用户反馈